禾豐就是這樣,你懂了嗎

2015-08-04 14:19:34

這是一張拍攝于8年前的照片,拍攝時間是2007年3月3日,我調任上海禾豐的第一天。那天董事長給我們帶來的培訓內容是《成功事業中的個人要素》,緣分讓我和照片上的每一位成了伙伴。那天,會議室外的地面甚至墻上結滿了水珠,以至于從墻上淌下來,這是我對江南潮濕的第一印象。感謝緣分讓我們相聚,感謝緣分讓我們成為伙伴,這是我那一天和大家見面時講話的中心思想。從那一天開始,我和上海禾豐以及禾豐華東區的伙伴已經一起度過了8年的時光。有人離開,但不曾相忘,相互聯系起來,就像一個強大的聯盟——禾豐聯盟。

對著這張照片,我想說說照片上的一些人。

禾豐董事長金衛東先生,第二排中間的那位,當然你可能一眼就認出來了。而和他一起坐著的、穿著工作服的是工人師傅,他們中的大多數一直在公司工作,直到現在,甚至將來。從這種“安排”似乎更能體現對工人師傅的尊重。我很享受當時董事長招呼他們一起落座時那種自然的氛圍和親切的感受。平易近人,始終是我對董事長的刻骨印象:無論是風雪夜趕往內黃參加客戶會議的途中,董事長“演出”鏗鏘京劇唱段的楊子榮;抑或是其它時候,逗笑所有在場人員的冷幽默;還是精彩絕倫、引人入勝、感人至深的關于俄羅斯宇航員故事的演講……

在禾豐,大多數情況下,領導,亦或高級管理者并不一定在照片的最顯要位置。

禾豐牧業總裁,時任華東區負責人的丁云峰先生也在照片中,看到沒有?站著的前排,左邊第3位,從人頭數是第5位。丁總,一副“老爺子”的架勢,但這位“老爺子”正是禾豐華東事業的創始人,上海禾豐的第一任總經理。2002年底,丁總離開沈陽,離開家到上海創業,2007年禾豐華東區已經有了上海禾豐、平湖禾豐、淮安禾豐三家飼料企業,上海禾虹貿易公司初見鋒芒,華東企業布局的雛形業已形成,直至現在。

我敬佩禾豐創始人,更佩服他們在企業發展再創業時所展現的率先垂范的開拓精神。2002-2003年禾豐已有15家分子公司,但二次創業是禾豐的又一次出發。董事長在北京創立北京三元禾豐,而丁總則在上海創立了華東事業,吹響了進軍關內、走向南方的號角,也為禾豐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照片中穿淡青色衣服的是誰?“邵博士!”你也許馬上就能說出口。是的,邵彩梅博士與我們的員工一起合影,滿臉盈溢著自豪的笑容。因為團隊,所以成功。作為創始人團隊唯一一位女性,邵博士負責技術,工作從來都是一絲不茍,嚴謹而沉穩,即使至今邵博士仍然臉帶稚氣,泛著年輕,工作精神和成就卻為業界一致贊賞。

人力資源負責人趙文馨在哪?你找到了嗎?右手站著的,前排第3個,是的,就是那個笑容燦爛的女生。卓爾不群,媚而不妖,在禾豐人力資源建設和人才培養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時任上海禾豐總經理李延森在前排左手第2位,對工作認真負責,對父母孝敬恭順,一直是禾豐發展最重要的伙伴。趙猛,平湖禾豐總經理,遠離河北老家在華東工作已經10余年了,與丁總站在一排,左手第11位;上海禾虹負責人鐘雪群,前排的第6位;在鐘雪群先生的左手是我們平湖禾豐合作伙伴、副總經理毛根林先生。

我在哪?前排,中間好像挺高的那個,就是我,張創貴。還有公司的銷售經理、生產經理、財務經理、采購能手、銷售精英都散落在這張照片里,他們有高斐、唐金虎、王玉峰、楊洪剛、張凡兵、徐世富、李瑩、李悅、徐海巖、楊志勇、黃建中、余金全、張建成、任榮、萬云峰、桂光美、王震、徐敏、張其瑞、周顥、馬良虎、周志成、錢文、汪兆洪、許金梅、李美潔等。

我們的服務專家楊玉立先生、汪傳輝先生就在那里,在丁總的右手邊,雖然他們享受過國務院的津貼,卻依然保留了謙虛的優秀品質和最可貴的職業精神。

禾豐就是這樣,管理者和團隊在一起,管理者就在員工的身邊,就在伙伴中。從1995年以來,20年過去了,禾豐已經有了100多家公司。2014年,禾豐上市了,走上了公眾化的道路,相信禾豐一定會成就百年基業,一直走在陽光的路上。

禾豐人就像照片上一樣,團結、信任,愿意付出最堅實的努力,去實踐看似膽大包天的夢想?!笆澜缟系氖虑榉譃榭赡芘c不可能,戰勝困難屬于可能!”禾豐就是這樣的,你懂了嗎?

標簽

上一篇:鳳凰浴火2015-05-21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菠萝,强奷漂亮的女教师中文字幕,被粗大捣出了白浆,啊…轻点灬太粗太长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